新華社北京6月2日電(記者 楊維漢)從嚴格規範減刑、假釋、保外就醫到把涉法涉訴信訪納入法治軌道解決,從出台防範冤假錯案制度規定到進一步推開社區矯正制度……促進社會公平正義、推進法治中國建設,深化司法體制改革是重中之重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各級政法機關大膽實踐、勇於探索,把司法改革積極穩妥向前推進。
       頂層設計 總體謀劃
      6月1日起,最高人民法院近期制定的規範減刑、假釋案件審理的新規正式實施,要求此類案件一律在立案後5日內依法向社會公示。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庭長宮鳴說:“這個規定進一步增加了減刑、假釋案件的透明度,可以更好接受社會監督。”
      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提出,嚴格規範減刑、假釋、保外就醫程序,強化監督制度。為了進一步推動這項改革,今年2月,中央政法委出台了關於嚴格規範減刑、假釋、暫予監外執行的指導意見。為杜絕高牆內的暗箱操作,避免使減刑、假釋、暫予監外執行成為有罪貪官、富商的“特權通道”,中央政法機關頻繁出台規範性文件令人印象深刻。
      黨的十八大以來,一系列司法體制改革舉措的推出,著眼全局謀劃、註重頂層設計、解決現實問題。
      ——防範冤假錯案制度規定密集出台。去年8月,中央政法委出台首個防止冤假錯案指導意見;去年11月,最高人民法院發佈建立健全防範刑事冤假錯案工作機制的意見,規範各級法院堅決守住防範冤假錯案的司法底線;最高人民檢察院、公安部、國家安全部、司法部進一步完善了執法辦案多項制度。
      ——把涉法涉訴信訪這塊難啃的“硬骨頭”納入法治軌道解決。中辦、國辦聯合下發依法處理涉法涉訴信訪問題的意見,要求實行訴訟與信訪分離制度,把涉法涉訴信訪事項從普通信訪體制中分離出來,由政法機關依法處理,維護司法權威。
      ——建立國家司法救助制度,解決好信訪群眾法度之外、情理之中的問題。中央有關部門制定下發了《關於建立完善國家司法救助制度的意見(試行)》,明確了救助條件和範圍、細化了救助標準和程序、規範了救助資金的使用管理,要求地方各級財政部門將國家司法救助資金列入預算,統籌安排。國家司法救助制度體系正在建立之中。
      一項項改革措施相繼出台。山東大學法學院院長齊延平認為,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的改革,對建設法治國家和形成國家治理體系將起到重要促進作用。
       扎實推進 攻堅克難
      司法體制改革的舉措,從紙面一步步走進現實生活,細微之處成果顯現。
      5月30日,重慶市江津區的一位涉訴上訪農民,在當地基層法院視頻室里,通過遠程視頻接訪系統與最高人民法院法官進行了直接對話。這次對話跨越萬水千山,也標志著涉訴信訪人可用法院遠程視頻系統“面對面”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。
      全國3300多家高、中、基層法院實現了與最高人民法院視頻接訪系統的互聯互通,使上訪人免受奔波之苦。各級政法機關從一項項具體改革舉措做起,積極將司法體制改革向縱深推進。
      浙江張氏叔侄強姦案、河南李懷亮涉嫌故意殺人案、蕭山出租車劫殺案等冤假錯案的糾正,成為政法機關完善人權司法保障制度、提高司法公信力的真實寫照。
      今年1月1日起,全國3000多家各級法院的裁判文書在“中國裁判文書網”上接受公眾監督;最高人民檢察院推進檢務公開,建立不立案、不逮捕、不起訴決定書等法律文書公開制度,黑龍江、上海等地相繼啟動改革試點;公安部明確提出建立互聯網執法公開平臺,全面公開執法信息;司法部細化獄務公開標準、明確獄務公開流程……司法公開力度之大,前所未有。
      國家全面推開並健全社區矯正制度。據司法部統計,截至今年2月,各地累計接收社區服刑人員184.7萬人,累計解除矯正113.8萬人,目前正在接受矯正的社區服刑人員達70.9萬人。
      每一項具體改革任務的扎實推進,就距離“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”的目標更進一步。
      中央政法委負責人指出:“要順應人民群眾對公平正義的新期待,從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高度,扎實推進司法體制改革,不折不扣抓好每一項司法體制改革任務的落實,為促進社會公平正義提供體制保障。”
       積極探索 穩妥前行
      深化司法改革,需要勇氣和智慧。如何改革司法管理體制,探索建立與行政區劃適當分離的司法管轄制度;怎樣建立符合職業特點的司法人員管理制度;如何改革主審法官、合議庭辦案責任制等……還有很多改革難題有待破解。
      “支持珠海橫琴、深圳前海等地先行先試,探索建立新的法院工作模式。”這是今年全國兩會上,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中提到的改革試點。珠海市橫琴新區人民法院、珠海市橫琴新區人民檢察院於去年12月成立,諸多創新將為探索司法體制改革積累經驗。
      該區法院將對審判權運行機制、人員分類以及審判、人事、政務管理進行系統性、整體性和協調性改革。該區檢察院也進行綜合改革,實行主任檢察官辦案責任制,努力建設創新型檢察院。
      實現“讓審理者裁判、由裁判者負責”,關鍵在於司法體制改革要緊緊圍繞“內去行政化、外去地方化”兩個核心問題。一些法院、檢察院因地制宜,積極探索改革新路。
      深圳市積極推進法官職業化改革。《深圳市法院工作人員分類管理和法官職業化改革方案》明確對法官實行單獨職務序列管理。法官待遇和等級掛鉤,不與行政級別掛鉤。改革實行嚴格的法官員額制度和獨立的法官薪酬體系。
      中央政法委負責人要求,要遵循司法規律,按照讓審理者裁判、讓裁判者負責的要求,完善主審法官、合議庭辦案責任制,完善突出檢察官主體地位的辦案責任制。要從司法職業特點出發,統籌推進司法人員分類管理、職業保障、省以下法院檢察院人財物統一管理等改革試點。
      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治發展與司法改革研究中心主任徐漢明指出,司法體制改革必須堅持公平正義這一核心價值追求,系統有序、積極穩妥推進,努力建設公正高效權威的司法制度,朝著提升執法司法公信力、推進法治中國建設的目標不斷邁進。  (原標題:全面深化改革述評:以司法改革促進社會公平正義)
創作者介紹

ee11eetr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